“二次元童梦”的背后,是996打工人的无奈,与英雄主义般的热爱

996,是多少现代上班族日复一日的生活—早上九点起床,晚上九点回家,一周上足六天班,只有一个星期天好歹能躺下来休息。

当然也不一定真的是这样,现在更多的是966工作制,可就算如此,无论是一种,反正结果都是一个字:忙!

天天上班给人累得,有时候真的想让人赶紧逃离这个到处都是钢筋混凝土的世界,去别的地方寻求片刻的宁静。

所以一般节假日休息的时候,那些平日都在忙活的人会选择去别的地方,有去旅游景区玩的,也有去主题乐园玩的。

就比如说迪士尼乐园,一走进去仿佛就置身于现实中的童话世界,以至于可以让人忘掉966生活带来的苦恼和烦躁。

有时候,连自己都会感慨—果然只有在童话世界才不存在996!

这句话该怎么说呢,它是对的,但也是不对的,童话世界的确不存在996,只是现实世界也不存在童话世界。

01.隐藏在童话世界下的黑暗角落

各位想必也知道,迪士尼乐园里的一切日常运营都是由无数园内工作人员的幕后付出来维持的,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所看到的那个“童话王国”。

可是,各位又是否了解这些员工们的薪酬待遇吗?

如果去网上搜索有关于迪士尼工作人员的待遇问题时,你会发现网友们的普遍回答都是—非常低。

主要证据在于2019年看准网发布的一份数据,其中显示上海迪士尼乐园中的“服务业相关职位”,平均月收入为3871元,运营职位平均收入6495元。

这两项的收入也许看起来还算正常,但如果放在上海这种国际大都市的环境下,这样的薪资其实是低于同行业的平均薪资水平,而且上海的物价本来就高的可怕,这点薪水也只能勉强维持温饱。

网上还有些不同意见者反驳称“迪士尼员工的福利补贴高啊”,像什么五险一金、高温补贴、加班补贴、夜间补贴等等,同时还有工作餐、免费宿舍提供。

乍一看似乎各种员工保障,样样都具备了,但其实也只是仅此而已,实际情况比字句上的描述要惨淡得多。

首先所谓的补贴费用都低得可怜,一个高温补贴人均300元一个月,工作餐包含一顿,标准价格才18元,员工宿舍四人间,上床下桌,也就是大学生那种普通的宿舍水准。

还有一个例证,就是今年11月初网上曝光过的一篇名为“玲娜贝儿,月薪3500”的文章。

文中揭露,上海迪士尼乐园的一起诉讼案件中原告方的合同上写明着该员工的基本月薪为3600元,即使有相关的社保补贴和免费的工作餐、员工宿舍,加起来也不过4000多元,依然满足不了在上海的日常开支。

另外,根据现有资料显示,上海迪士尼的高级管理人员月薪有52000元,而资深造型师的月薪少说也有8800元,和上诉案件中的某位员工相比,这个月薪收入差距实在过于巨大。

然而,低迷的薪水还不是迪士尼员工最糟糕的事情,更糟糕的是与之极不匹配的工作规定。

首先大部分迪士尼员工都是属于服务行业,工作内容也会比较忙碌,据反映,园内的工作时间是凌晨3点起床,晚上10点下班,还经常会有“通宵夜班”的时候。

在这种比996还要严苛的工作制度下,可以想象员工们的睡眠质量有多差。(尽管现代大部分人的睡眠质量都不算好)

上班超级忙就算了,工作期间还有各项极其严格的法则,并且美其名曰:为了向游客“保留魔法”,演职人员任何时刻都不得摘下头套,不得穿帮,就算被打也不行(美其名曰不破坏小孩子的童年幻想)。

这项规定最受伤的就是那些人偶演员,特别是上海的夏季天气炎热,员工们不仅要顶着高温工作,还要穿着非常厚重的玩偶服装。

那些在门外排队的游客就这么站在烈日照射下都容易中暑,更别说是坚持站岗的工作人员了。

同样是2019年,网上一则“上海迪士尼玫玫晕倒”的视频在网上疯传,视频中当时的天气刚好是烈日当空照,穿着小熊雪莉玫的演员突然体力不支晕倒在地,周围的同事赶紧过来扶起她。

就算工作人员过来将她抬走,也一直没有摘下自己的头套,因为这是公司的规定。

而说到被打,那可真是每个人偶演员都逃不过的“宿命”。

迪士尼乐园每年都会有成千上万的游客来参观,而每个游客的言行举止都不尽相同,难免会遇到一些低素质的、或调皮捣蛋的人,到那时自然就容易受到他们的挨打。

虽说干服务行业的都要求对待顾客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是迪士尼方面强化了这一概念,要让所有来这里的游客感到快乐,不准说“不”,也不准打人。

但是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演员穿着厚重的玩偶戏服,内部还有非常坚固的钢架结构,穿起来如同一个不透气的密闭空间,一个轻轻的拍打都可以在里面产生不小的震荡。

所以一旦有人恶作剧地去打一下人偶,分分钟都可能会让对方躺进医院里。

2017年,就因为有游客打了扮演“花栗鼠”的演员,结果造成人家脑震荡,被送进了急救中心。

迪士尼用着压榨来的血汗钱去打造了一个又一个孩子们的美好童年,一个又一个自愿被资本压榨的人来乐园中为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送去欢乐,这种行为还真是充分诠释了人性中善恶交织的复杂面。

可如果,他们的“残暴”只是用在对于员工的高要求高标准,而非是待遇上的话,兴许还稍微有那么点人性。

只能说,资本家并不懂得关心平民百姓,这就是其中唯一的错误。

正是由于外界媒体的报道,迪士尼乐园的这些黑暗地带才会被公之于众,这也让网友们开始明白,那些所谓的“童话王国”,全都是一群996,甚至是007员工的忘我付出来努力支撑起的。

虽然听着似乎好伟大,但这种“伟大”我只感觉到了一种无情的剥削,只会让人产生一种不想去那里的反感。

然而说到这个剥削,不光是迪士尼,其实隔壁的日本动画行业也是这么恐怖。

特别是那些你所认为的“童话梦工厂”、“业界良心”,它们辉煌的成就实际上都是靠一群人在疯狂地“燃烧生命”所铸造的,甚至连老板自己都是如此。

02.全都是“等价交换”

对于动画大师宫崎骏的印象,现在不少人都应该越来越清楚,平时的他和工作中的他完全就是两个人。

这个事实对于那些曾在吉卜力工作过的人最有发言权,不管是庵野秀明,还是押井守,反正对于那段经历他们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你以为创作出少女在花田奔跑的动画的人,真的是那种在花田里奔跑的人吗?怎么可能!他们是走火入魔伏案工作,呕心沥血燃烧生命创作作品的人。”

2016年,NHK电台曾经播出过的一档纪录节目《不了神话:宫崎骏》,镜头中就曾不时地捕捉到老爷子怒斥员工的画面,此外在放到介绍短篇动画《毛毛虫波罗》时就提到了一个人—樱木优平。

此人担任过宫崎骏麾下的CG监督,年纪轻轻就才华横溢,他的个人推特账号还被神山健治、新海诚、今石洋之等知名动画监督关注着。

然而即便是这位年轻的天才,曾在2015年9月份的时候,疑似用个人小号发文不断地诉苦,像什么“脑子好痛”、“我还活着”、“喜欢的饮料:眼药水”、“希望能买一个替身”之类的话一句接一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个精神失常的抑郁症患者。

如果说连这些曾经在吉卜力工作过的动画人才都对吉卜力工作室的工作环境几近崩溃,那么那些能够适应适应得了的人情况又怎样呢?

答案是,过劳致死。

近藤喜文是所有在吉卜力工作室中少有的能一直忍受得了这种严苛环境的人,而支撑他走下去的动力便来自于对动画的热爱,有人说他认真工作起来的样子,像极了宫崎骏,所以他也曾被一度视为吉卜力的接班人。

但不要命地工作,换来的代价却是极其沉重的。

在1997年《幽灵公主》上映的几个月后,近藤喜文便因为主动脉夹层发病而逝世,人一走,宫崎骏也只能无奈地感叹:“和高畑勋一起做事还活下来的,只有我一人了。”

而如今,连高畑勋也已经驾鹤西去了,只剩老爷子与铃木敏夫一起苦苦支撑着吉卜力。

你以为这种“残酷压榨”只发生在吉卜力吗,不,这在别的日本动画公司也是常态。

2019年,一位动画工作室的员工状告知名动画公司Madhouse的事件在日媒中报道。

这个动画公司曾创作出《夏日大作战》、《一拳超人》,还有已逝动画大师今敏的《千年女优》、《东京教父》等等动画作品,曾一直被人们称为“业界良心”。

但制作出高质量动画的代价就是压榨员工的生命,据那位员工诉苦称,自己最忙的时间曾平均每天工作13个小时,直到某天通宵完工在回家路上倒地,还好当时有警察及时呼叫救护车这才救回来。

医院的诊断结果不出意料,是操劳过度。

出院的他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像往常一样没日没夜地苦干,直到把成品弄好为止,忙活这么多不就是为了拿多点工资吗?而当他发现事与愿违的时候,他只能选择走法律程序去维护自己的劳动者权益。

就连动画导演“驼鹿”和木村隆一这对冤家也在推特上互相埋怨,一个在感慨自己“一年多没回家了”,另一个则说“不回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如果要深入分析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还是跟社会观念和行业制度脱不了干系。

过去的日本社会也普遍认为“动画是给小孩子看的东西”,使得相关行业在这一块的成本投入很少。

为了适应这样的制度环境,“漫画之神”手冢治虫接受了这个不成文的规定,靠着不停地掏空自己和员工的薪酬愣是凑出了制作动画《铁臂阿童木》的全部费用,至此日本电视动画时代就这么以廉价制作的方式开启了。

这样的决定可是锁死了众多动画从业者的薪酬上限,也导致了动画制作公司们在之后的几十年间为了经费而挣扎的窘况。

而EVA诞生的背后,则是庵野秀明为了突破这一困境而作出了“风险分摊、利益均沾”的制度—让委员会出钱投资这部作品,等作品出来后,再把产生的利益回馈给各个公司。

这样一来,就算制作公司赚不到太多钱,也能制作出高质量动画,结果这个产业模式的形成也进一步饿死了那些基层从业人员。

假如说迪士尼的压榨是压榨平民员工,去富足那些高层人员的钱包,那么日本动画的压榨就是把该行业里的所有人都给压榨了一遍,最后只让别人赚了钱。

然而讽刺的是,跟这些公司比起来,吉卜力工作室反倒又还有些人情味,至少在薪酬待遇上,它已经是最好的了。

尽管现代日本动画产业不断地扩张,但超过一半的动画从业者却平均月薪不足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000元),其中大部分还都只是临时工,而吉卜力在前几年的招聘广告上标明给新人员工开出的月薪却有2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万元)。

虽然都是很严苛,但是吉卜力的严苛是出于对动画艺术质量的精益求精,而现代的商业动画则更多是纯粹地追求效率,尽快地按要求完成任务,高质量作品是有,可他们依然比不过吉卜力的。

更重要的是,宫崎骏从来都不是一个资本家,更不会为了钱而去压榨员工的利益,他对员工的态度永远是这么一句话:“好好画,不然你就走人,立刻辞职。”

那些曾经与他翻脸的人,一个个嘴上骂着他是暴君,却又一边认可着他的才能与艺术追求。但也或许老爷子的这种制作方式已经不太贴合追求越来越浮躁、越来越快餐化的现代社会了吧?不然吉卜力也不会面临后继无人的困境。

而老爷子自己,也是一直没停过地坐在画室中创作、创作、继续创作……

03.最后

正如开头所讲的,现实不存在童话世界,因为童话世界可以没有痛苦,但现实世界却一直都有。

生活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乞丐要讨饭吃,世界首富也要维持公司的运作,而大部分普通人则要为了维持生计而日复一日地去工作,不过就是偶尔有个时间能歇一会儿。

也许我们不用过996的生活,但总有些人会不得不做一些比996更艰苦的工作,迪士尼员工如此,宫崎骏和日本动画行业也是如此。

这其中自然有着无奈的成分,但同时也少不了热爱吧?

那些看清生活真相后,依然在坚持和热爱的996打工人们,不就是对英雄主义的最好诠释吗?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