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粉丝“开除”JK罗琳!20周年庆典,没有原作者位置

2001年11月16日,《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在美国上映,标志着《哈利波特》系列小说正式实现电影化改编,由此为全世界的观众们呈现出那个神奇的魔法世界。

如今20年过去了,《哈利波特》在全世界的IP影响力依然是不可小觑,而今年的11月16日又正好是第一部影片上映的20周年纪念日。(16日是美国当地时间,对应国内的17日)

作为一个难得的日子,华纳官方宣布将会举办“重返霍格沃兹”主题活动,以此纪念哈利波特系列电影20周年。

同时旗下的流媒体平台HBO Max也发布了本场主题特辑的预告片,并在明年1月1日正式上映。

既然是哈利波特的电影纪念活动,那肯定少不了相关人员的邀请,像铁三角在内的所有演员以及影片工作人员都将重聚并参与特辑的制作。

但是,其中有两个重要人物没被列在邀请名单上,一个是已经离世的“斯内普教授”艾伦·里克曼,而另一个是原著作者J·K·罗琳女士。

01.粉丝开除作者

按道理讲,罗姨作为这个系列故事的创作者,理应是纪念活动中最应该被邀请的核心人物,像这样无缘无故被影视改编方给pass掉,还真是头一遭。

又没说原因,又没提前通知,这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关于这件事,有好莱坞报道的记者倒是有些眉目,据透露称这背后的原因很可能是跟她去年发生的一件事情有关。

事情的起因最早能追溯至2019年年底,当时英国政府针对一项有关LGBT人群的政策作出认证简化的调整,内容是:

“即使没有进行性别转换手术的人群,只要自我认定为异性,法律就可以认同其是异性人。”

这项法案在英国社会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可同时却也有少数人为此担忧了。

其中有一位叫玛雅的女士在网上反对这项政策调整,因为这样一来很容易促使那些犯法者进一步去损害女性利益,借以LGBT的名义去肆意犯法且不用担心被抓,结果她却因为这句言论丢了自己的工作。

于是,罗姨得知此事后便在网上公开支持玛雅女士的言论,更是为她的遭遇抱打不平,就这样有关于罗姨的LGBT舆论便炸开锅了。

一些支持该政策的哈迷们以为罗姨是一个“歧视者”,无法接受自己最喜欢的作品竟是出自这种人的手笔,便愤怒地宣称:“《哈利波特》不是J·K·罗琳著作的!”

还有一些较为冷静的粉丝劝说罗姨赶紧闭嘴不要再说了,但很显然罗姨的态度立场非常坚决。

到了去年6月份,罗姨在推特上又转发了一篇名为《为有经期的人创造一个更平等的后疫情世界》的文章,并附上了一句话:“有经期的人,我相信曾经有个词是用来形容这些人的—女人。”

在原文中,罗姨还多次有意地打错“Women”的单词,以此来调侃那些所谓的“有经期的人”。

这让本就有些关系紧张的双方矛盾被进一步激化,致使罗姨被推特网友们推到了LGBT群体的对立面上,而且愈发强硬的罗姨完全没有半点妥协的意思,这让事态发展延伸至整个外网。

那些吃瓜网友指责她也就算了,可最让人心寒的是连包括“格兰芬多三巨头”在内的电影演员们也纷纷与她“反目”。

先是丹尼尔·雷德克里夫替罗姨向书迷们道歉,然后就是艾玛·沃特森和鲁伯特·格林特也随后出面站队,称我们都要尊重那些群体的人生选择。

电影出品方华纳公司也出来为他们发声—“我们对于包容性的立场一直很确定,营造多样性与包容性的文化格外重要。”

不仅如此,连支持了人家20年之久的两大《哈利波特》粉丝网站“破釜酒吧”和“麻瓜网”也取关罗姨,将她从“原籍党”中开除。

从以上这些事情来看,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今年的电影20周年活动官方没有邀请罗姨来参加,很明显这是在膈应人家。

尽管粉丝们多少都猜到这背后的原因了,可当这件事被公开之后,曾经态度一边倒的他们如今突然开始心疼罗姨……

“她创造了这一切,没有她就没有哈利波特,把她排除在外还有什么意义。”

可以看出,大家对于罗姨的缺席还是有些不能接受的,虽然之前闹了点矛盾,还把人家从《哈利波特》的世界中拉黑,但有些东西还是应该就事论事,《哈利波特》是她创造的,所以这场纪念特辑理应要有她的参与。

但目前罗姨那边暂时没有什么动静,可能她觉得也无所谓吧,毕竟被这么多人误解、责骂,她都没有退缩过。

其实你若能去认真了解一下罗姨当时所说的那些话,就会发现人家并没有说错什么,也没有冒犯到相关群体的恶意。

02.罗琳:你知道这一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在被全网拉黑后不久,罗姨便在个人媒体平台上发言,还为此撰写了一篇长文公开到网上来回应之前外界对她的“歧视”问题。

由于文章篇幅很长,这里就抓其中的重点来讲。

罗姨当时的言论并不是自己一时头脑发热才说出来的,她早两年便对这方面的议题有所研究,还为此关注过性别认同方面的辩论,接触过相关的人群,研究专家、社会工作者、医生,读过他们的书籍文章,也在网上讨论过.

换句话说,罗姨在该方面算是半个专业人士了。

对于当时支持玛雅女士所出现的后果,罗姨自己也有所预料,会有很多不理智的网友在网上攻击她、谩骂她,还把歧视的帽子扣到她头上。

因为提前知道了后果,所以罗姨为了不让网暴影响到自己的正常生活还退出了几个月时间的推特,估计是一直到6月份那次发文才重新回到网络上吧,然后一上来那些“网络JC”又涌入到她的评论空间。

另外,罗姨也表示自己并不是孤立无援,当时深陷舆论漩涡的她,还收到了绝大多数认同者的私信,有不少人都在有关领域工作的群体,更重要的是他们对于政策影响下LGBT群体利益的担忧也和罗姨是一样的。

后面的内容就是她一直坚持发声的理由:当性别的定义标准不再由生理来决定,而是由心理来决定时,一些图谋不轨的人就会借机钻法律空子为所欲为,就算被抓了对方也只需说一句“我是LGBT”便能为自己洗脱罪名,那样的话会使目前依然处于弱势的女性遭受更多的权益侵害。

举个例子,当一个八尺猛男说自己是女人,还特地穿着裙子,做出女性一贯持有的柔和动作,你真的会觉得TA就是女人吗?还是说故意去装成女性然后想搞事情?

然后就是这样的社会思想会对那些心智尚未成熟的青少年造成过早的误导,很多人在对自己的先天性别没有十分清楚的认知时就盲目去接受手术改造,很容易给身体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再说了手术本就有很大的潜在风险,不可能一劳永逸。

据罗姨的调查发现,10年前的英国和美国大多数男性都想变女性,而现在这个情况已经反过来了,背后的主要原因就是社会环境和身边人群的思想影响,加强了年轻人的性别焦虑问题。

此前也曾有一位医生兼研究学者发表过该项忧虑的论文,在网上引起了轰动,最终她的遭遇也变得和玛雅女士一样。

了解这些真相的罗姨感慨自己正处于一个厌女的时代,曾经她以为未来的女孩们将会生活在比自己好得多的时代,然而从那些历史上发生的丑闻,再到这场政策调整,所有现象其实都在折射出一个丑陋的事实—那些位于精英阶层的男政客并不想让女性有自我表达的空间。

正是这些出于对未来社会的担忧,让罗姨回想起自己那段黑暗的家暴往事,也让她深知这件事背后所会造成的危害,为此她感到愤怒和失望,那既然英国政府不想为妇女的安全着想,作为公众人物的自己必须发声。

但凡是个脑子清醒的人看完罗姨说的话其实都应该清楚人家根本就没有在歧视LGBT,而是在警惕那些不法分子伺机捣乱。

然而在当下这个“政治正确”观念普遍盛行的西方社会,罗姨的言论只会被很多不理智又不明事理的网友视为对有关群体的歧视,然后又被一些有心人带节奏,让这件事越闹越大。

至于那些大众网友和电影演员们的看法,本质上没有说错,真正的问题在于他们想表达的和罗姨想表达的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我想说的是女性权益会受侵害,而你却说的是LGBT群体不该被歧视,牛头不对马嘴的,等于是在隔空对线。

所以从这个情况来看,罗姨是真的很冤,没有想到这世道已经变得这么扭曲了,随便做点什么都可以被他们抬杠成“歧视”。

但如果华纳真的是因为这样不明事理而没有邀请她去参加20周年活动,那我想罗姨除了寒心也不会说什么了。

03.最后

到目前为止,有关于罗姨与LGBT言论方面的争论至今还在持续,或者说应该会一直争论下去,只是看谁先没那个精力了。

但是在这种政治环境下,又存在着多少让人不堪入目的事情呢?像罗姨被“开除”哈利波特作者籍,被众人批判成“歧视者”这种离谱事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到的?

也许,《哈利波特》世界里的性别平等,不过只是一种美好的幻想而已。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